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所在的位:法律法規->法律研究->研究思考

執法有尺度更有溫度

——多地出臺輕微違法免罰清單觀察

訪問量:[]
發布時間:2020-05-21 10:15 來源:
分享:
0


  超市貨架上個別商品漏標價格,廣告標注專利字樣忘記標出專利號……對于首次犯“無心之失”的中小微企業來說,最關心的是能給一次改過的機會不處罰嗎?
  在新冠疫情防控形勢下,天津、江蘇、湖北等多地積極落實“六穩六?!币?,出臺免罰清單,對市場主體首次違反輕微違法行為實施免予或減輕處罰,探索建立市場主體輕微違法行為容錯糾錯機制,助力企業復工復產輕裝上陣。

免罰不是一免了之
  優化營商環境不僅要在“放”上面做文章,更要考慮如何“管”。健全“免罰清單”機制,對企業出現非主觀輕微違規、沒造成嚴重后果的,明確免罰適用范圍。市場監管部門以執法的包容審慎,向市場釋放溫情與善意。
  “免罰清單的出臺十分人性化,體諒到我們商戶在疫情期間經營的難處,我們會積極整改,規范操作?!碧旖蚴泻游鲄^一家社區超市負責人說。
  從5月8日起,天津市推出免罰清單,對50種輕微違法行為,未造成實際危害后果,未對消費者權益造成實質性侵害,第一時間整改的免予處罰。前幾天,天津市河西區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現場檢查時發現,這家超市個別糧油產品未明碼標價,按照《價格法》本應處5000元以下罰款,但鑒于該超市及時改正,并未造成實際危害性后果,執法人員最終對其免予處罰。
  河西區市場監管局馬場街市場監管所副所長高邦賢表示:“免罰不等于免責。在執法過程中,如果經營者能夠積極改正違法行為、配合執法,其首次輕微違法行為是可以免予或減輕處罰的。執法的目的不是為了處罰而處罰,而是為了制止、糾正違法行為,讓經營者意識到錯誤并積極改正?!?br>  天津市市場監管委副主任石玉穎介紹,免罰清單實行“小過錯、及時改、不處罰”,涉及市場主體登記、廣告、價格、食品、商標、藥品醫療器械等50項免予處罰的違法行為。
  記者梳理各地出臺的免罰清單發現,去年以來,上海、浙江、湖北、山東、天津、重慶及廣東深圳、四川成都、江蘇蘇州和無錫等地通過不同形式發布了市場監管輕微違法行為免罰清單。
  上述清單里,上海公布全國首個免罰清單,實施的時間最長,參與部門最多。2019年3月以來,上海公布市場輕微違法違規經營行為、文化市場輕微違法違規行為、生態環境輕微違法違規行為3份免罰清單,明確61項免罰事項。參與部門由最初的司法局、市場監管局、應急局增至生態環境局等6家單位。
  成都公布的事項最多,包括不予處罰、減輕處罰、從輕處罰3份清單,對100項輕微違法行為不予行政處罰,對60項違法行為減輕處罰,對60項違法行為從輕處罰。
  湖北、山東等地升級去年公布的免罰清單,增加免罰事項。浙江、江蘇等地結合疫情防控在免罰清單中明確了特別事項。
  “制定免罰清單,是對《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具體化,將執法實踐中一些應該免予處罰的違法行為明確下來,既便于執法人員執行,又指引經營者自我糾錯?!笔穹f解釋道,“免罰清單未列明的違法行為,符合法定不予處罰條件的,同樣應當免予處罰?!?br>
保持執法尺度溫度
  實際操作中,對于一線行政執法人員來說,很多輕微違法行為“不會”也“不敢”給予免罰處理。原因有二,一來執法人員在具體案件中難以界定何為“輕微”,二是行政管理部門擔憂“不予處罰”會被貼上“行政不作為”的標簽。
  “免罰清單明確了依據,讓執法人員敢于免罰處理?!鄙虾J蟹钯t區市場監管局局長馬金舟說,“正如執法不能一罰了之一樣,免罰清單也不是一免了之,要求執法人員綜合運用批評教育、政策提醒告誡、約談、責令改正等多種手段,確保市場經營主體及時糾正違法行為,其實是對執法能力的要求更高了?!?br>  對于上海水星家用紡織品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梅山標來說,去年4月30日上海市奉賢區市場監管部門作出的免予處罰記憶猶新。
  “我們一款在某商城首次推廣的產品應該寫‘專利號’,結果誤寫成‘專利編號’,多了一個‘編’字,被職業打假人盯上了?!泵飞綐苏f,“要知道在廣告宣傳中,漏寫專利號或寫錯專利號,按照《廣告法》的規定,可以對廣告發布者處以最高10萬元的罰款?!?br>  水星家紡沒等來罰單,反倒是奉賢區市場監管部門執法人員送來指導其規范宣傳用語使用、專利名稱書寫的“大禮包”。去年“雙11”,水星家紡在電商平臺創下一天2.66億元的銷售紀錄,無1件退貨,無1起消費投訴。
  免罰清單的實施效果開始顯現。2019年3月至2020年4月底,上海市行政執法單位共適用“免罰清單”不予處罰907起案件,900余戶市場主體因此受益。截至2020年5月5日,上海市市場監管部門按照免罰清單的規定,對872戶市場主體實施免罰。
  “截至4月23日,無錫市市場主體達80.1萬戶,其中有大量的中小微企業?!苯K省無錫市市場監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中小微企業因不了解法律法規,相對容易發生觸犯法律規定的情況。面對當前疫情防控與復工復產挑戰,免罰清單顯現出為企業營造包容審慎監管環境的制度價值,助力中小微企業恢復元氣?!?br>  社會上也有對免罰清單不同的聲音,稱其突破了一些法律規定處罰的下限。以上海公布的免罰案件為例,絕對化用語廣告違法案件最多,占廣告類案件的九成以上。而按照《廣告法》相關規定,絕對化用語廣告違法行為可罰款20萬元。
  專家指出,查辦此類廣告違法案件,既要懲戒,又要堅持保護中小微民營企業發展,同時應堅持過罰相當原則,以達到警示教育的目的。處罰是否符合過罰相當原則,應結合《廣告法》禁止使用絕對化用語所需要保護的權益以及案件的具體違法情形綜合認定。至于罰款數額,除適用《廣告法》的規定外,還應遵循《行政處罰法》的規定。從這方面說,實施免罰清單讓執法更有溫度。
  免罰清單的實施效果有待市場進一步檢驗。因地制宜制定免罰清單,消除執法溫差、保持執法溫度、提升執法效能,實現行政執法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用公平競爭激發市場主體活力,是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

□本報記者 倪 泰

(責任編輯:)

Copyright 1984-2016 CHINA INDUSTRY &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

加拿大快乐8预测